时隔七年 宁波再推外贸龙头“养成”计划

  中国宁波网记者单玉紫枫

  告别了2019年的逆势回暖,今年以来宁波外贸遭遇了一场前所未有的“倒春寒”。

  海关数据显示,前两个月我市进出口1150.5亿元,同比下降19.3%。其中,出口726.2亿元,下降19.4%;进口424.3亿元,下降19.1 %。下降幅度超过全国平均降幅。

  3月中旬后,海外疫情发酵,外贸进出口及全球产业链的不稳定性加大,外贸企业面临外需萎缩和供应链的双重压力。

  如何稳外贸,成为摆在各地政府面前的一道必答题。

  继此前密集落地一系列针对中小微企业的帮扶举措后,宁波率先抢答:从服务上形成合力,全面加大对外贸龙头的培育力度!

  日前,我市出台《外贸实力效益工程实施办法(2020-2022年)》,这是继2013年后,我市推出的第二轮外贸实力效益工程,提出将重点培育进出口规模大、市场拓展能力强、经营模式优、发展潜力大、带动作用明显的总部型、龙头型和综合型外贸企业(下称外贸实效企业)。

  疫情之下,重推外贸龙头“养成”计划,殷殷之情,溢于言表。

  开放大市的“强企梦”

  去年,南通新闻,宁波发展势头喜人,不仅外贸出口超越广州跻身全国第五城,城市GDP也勇夺全国计划单列市第二名。

  然而,一个困扰宁波多年的难题,始终没有破解。

  “大而不强。”市商务局负责人坦言,与同类城市相比,宁波开放型经济一直缺乏一线领军企业。

  “虽然头部企业中基、舜宇的年外贸额已近40亿美元,但是一个城市,如果没有像华为、海尔这样的龙头,就像跑步‘少了一条腿’。”

  拿5个计划单列市来说,深圳自不待言,领军企业云集;青岛有海尔、海信,在全球拥有自己的话语权;厦门有国贸、建发,双双名列世界500强。尤其国贸集团就是从外贸起家,年进出口总额在50亿美元以上;提到大连,万达集团更是绕不开的名字。

  反观宁波,“千军万马做外贸”的格局下,领军企业为数寥寥。

  去年,全市共有进出口实绩企业21413家,外贸额1亿美元以上的企业却刚满200家。在金字塔的顶部,宁波似乎始终差了“一口气”。

  “大而不强”的表象下,宁波不仅缺少大且强的外贸领军企业,国际市场抗风险能力偏弱,真正有国际话语权的主打产品、拳头品牌也不多,进口商品主要为铁矿石、原油、农产品等大宗商品,有助于宁波制造升级换代的高新技术及其产品进口仍然偏少……

  引发的一系列问题,成为宁波外贸多年的“意难平”。

  “最理想的状态就是,既有一批领军企业,又有集团军,还有大量点多面广中小微做支撑,形成三角形的稳定结构。”市商务局负责人说。

  事实上,南通最新新闻,自2013年首轮外贸实力效益工程实施以来,18家企业作为重点培育的“种子选手”,现在已经成长为宁波外贸的中坚力量。

  “所以这一次,我市将扩大培育规模,拟在全市遴选出40-50家企业列入‘种子库’。”

  第一届“种子”今何在?

  中基、萌恒、凯越、美博、前程、远大……这一长串耳熟能详的名字的背后,有一个共同的标签——2013年首批市级外贸实效企业。

  如今,中基宁波集团已连续多年蝉联宁波进出口第一;萌恒集团则是以服装辅料巨头之姿,成为浙非经贸合作排头兵;主营日用品杂货的凯越集团,是我省自营进出口业务额最大、员工人数最多的进出口贸易集团公司之一……

  “如果把全市的外贸企业比作同学,那么列入培育名单的企业相当于优等生。他们‘学有余力’,老师开小灶,就可以帮助他们拔高成绩,加速成长。”政策起草人形象地说。

  2013年,大宗商品出现断崖式下跌,原油从每桶100多美元跌破30美元,铁矿价格腰斩,企业经营面临巨大风险。同时随着外贸经营权的放开,市场竞争更加激烈。

  中基敏锐地意识到,传统外贸公司靠代理稳赚手续费的经营模式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公司主动求变,及时组建了研投团队,采用“期现结合”模式,借助掉期、套保等金融工具,有效抵抗了大宗商品巨幅波动带来的经营风险。

  其间,海关、商务、税务、银行、信保等相关部门以及境外机构、律师事务所协同联动,进行点对点辅导,并通过合理配置政策资源,打出一套培育帮扶的“组合拳”。

农民抗拆案撤死刑.www.qixing6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6555444.com.cn/tongzhou/23354.html